心脑联动 未来如何发展?——专家共话创新学科下医疗模式的改变
发布日期:2019-04-15 14:37:27 来源: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:刘浩生 陈小叶 浏览次数:

加强对重大慢性疾病的防治,是建设健康中国的重要一环。卒中作为重大慢病之一,是目前我国成年人致死、致残的首位病因。随着人口老龄化,心脑血管疾病共存,如房颤、心力衰竭等引起的心源性卒中已经成为老年人卒中的重要原因。迫切要求多学科合作,心脑血管疾病同治的医学模式,对有效降低我国老年人口因心脑血管疾病致死致残机会,非常重要。

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阜外医院心律失常诊治中心主任张澍教授的关于“采用多学科合作,构建心脑血管疾病同治的医学模式”的提案引起了广泛关注。张澍教授在建议中提到“试点在有条件的医院建立心脑同治学科和病房,并培养专门人才”以及“鼓励医疗机构和社会力量举办针对心脑同治康复医疗机构,为患者提供专业的康复医疗服务”。为更好地了解心、脑联动趋势下,我国心、脑血管疾病诊治以及人才培养等工作的进展及未来发展,本报记者专访了心、脑血管领域的专家。

 赵继宗院士:脑心同治是学科和理念的创新

近几年来, 脑心共患疾病的同治(脑心同治)越来越受临床的重视。血管遍及全身,心血管和脑血管疾病在发病原因和治疗原则上具有同质性:发病因素均包括高血压、糖尿病、高血脂等;治疗上也有共性,缺血性的血管病需要抗凝或者介入,干预治疗如手术搭桥、介入治疗等。

脑心同治对于临床的意义主要体现在:(1)避免反复治疗对患者造成伤害。临床现行的分科治疗模式显露问题,脑血管病患者一般在神经内科、外科治疗,心血管疾病患者心血管内科、外科治疗,专业科室局限于本学科的疾病,忽略了患者可能有心、脑血管疾病共患的情况。例如患者冠脉狭窄且合并脑血管狭窄,治疗措施都是相同的, 如果能对患者进行全身评估和治疗,也就避免了患者反复治疗以及分科治疗可能出现的问题。(2)规避治疗引起的问题。当患者心、脑血管疾病治疗互相矛盾时,例如冠脉狭窄合并动脉瘤的患者,存在抗凝治疗和止血治疗相悖,如果相关科室的医师联合探讨治疗的顺序,可避免因治疗带来的问题,这对患者来说无疑是获益很大的。(3)脑心同治对于疾病的预防有益。因为脑、心疾病有共同的危险因素,无论是一级预防还是二级预防,建立脑心同治新学科可以采取相同的预防措施,更为高效。
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从2016年开展脑心同治的工作,建立复合手术室,设立了特殊的门诊中心,联合神经内科、神经外科、介入科、心血管内科及心血管外科的医师联动起来共同为患者诊疗,这一创新已经取得不错的效果,同时我们也开展了脑心同治相关科研项目工作。

与心脑共患疾病有关的临床科室,打破学科界限,建立脑心同治新学科,是学科的创新和医学理念的创新。心、脑血管内外科、介入等分科过细,多科诊疗缺乏沟通, 不利于患者的诊治和心脑共患疾病的科研。当前有必要加强脑心同治复合型合型人才培养,推动学科发展。创新性学科的建立及科室的融合对科研是非常有利的,经过一段时间临床学科的整合及磨合期,将实现临床学科的创新发展。

 

霍勇教授: 以医学中心为抓手,推动多学科整合

医疗模式的建立和联动心、脑血管疾病的治疗是可以联动的。首先从救治时间窗来说,时间就是心肌,时间就是脑组织,时间也就是生命;从发病基础上来说,因为心、脑血管疾病中的很多疾病都是因为血栓闭塞血管导致的,有共同的发病基础;从治疗上来说,二者都需要开展早期的救治,实现第一目击者抢救,开展抗栓、抗动脉硬化治疗,启动救治流程,改善循环,优化救治资源,提高救治效率,实现从发病到急救再到治疗的救治流程的基本一致;从医疗资源整合模式来说,胸痛中心和卒中中心的目标也是一致的,二者可以相互联动。

未来,很多治疗流程类似但分属不同专业的疾病,从治疗服务模式来说,可以尽量进行整合。不同于过去医院的大内科和大外科,我们建立的胸痛中心等医学中心仅为虚拟的中心,是通过MDT的模式对医疗资源进行高效率整合。胸痛中心关注的目标不仅仅是胸痛和心肌梗死等几种疾病的救治,而是在心脏关键疾病和治疗关键节点上建立标准化、体系化的学科中心。我们把不同服务模式整合一起,实现诊疗技术的提升,救治效率的提高以及患者预后的改善,发病死亡情况发生率降低,可以说是推动学科提升的重要力量,这也是医疗模式的一种提升。

我们一直以来都非常关注县域医疗机构水平的提升。2018年5月20日,在国家卫生健康委的支持下,我们成立了县域医院院长联盟。由王陇德院士担任联盟主席,葛均波院士、王辰院士、宁光院士、赫捷院士四位院士作为联合主席,本人也担任执行主席。自联盟成立以来,共有1300多家县级医疗机构加入。过去一年,我们召开了300多场会议来提升县级医院的专业学科管理、医保和技术评价等问题,现在已惠及2500家县级医院。

可以说,我们建立的县域医院院长联盟和政府推动的县域发展活动异曲同工:我们关注学科发展,政府给予发展政策,可以联合在一起,共同在县域联盟大力推动胸痛中心、卒中中心、代谢病中心、肿瘤筛查中心和慢阻肺中心等学科中心的建设,在这些疾病的治疗关键节点上建立标准化、体系化的医疗体系。

 

谢鹏教授:泛血管病对神经科医师综合诊疗水平提出更高要求

神经系统疾病是严重危害我国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重大疾病,随着我国人口的老龄化,未来神经系统疾病仍然占据重要地位, 神经科医师缺口很大,在我国表现在以下2 个方面:(1)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, 我国神经科医师队伍不断壮大发展,目前大、中型医院神经科医师队伍已初具规模, 神经科医师真正的缺口在基层;(2)我国神经科医师并不是绝对数量的缺口。目前, 我国神经科医师约为10万人,其中很多医师是从内科转岗而来,他们的培养并没有按照国际上神经科医师培养的一贯路径,尽管我国神经科医师在一线承担着诸如脑血管病、帕金森病、癫痫等重大的神经系统疾病的诊治工作,但他们依然缺乏与临床匹配的知识和技能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国临床神经科医师再培训的缺口非常大,需要我们给予足够的重视。

多学科交叉融合是为了让神经科医师不断提升诊疗水平,更好地为临床服务。脑血管病与其他血管性疾病有共性且互相影响、相互关联,如现在研究比较热门的血管性认知障碍、血管性痴呆等疾病,都为临床诊疗开启了新的思路。因此,对于神经科医师, 不仅要求其进一步提高对本专业疾病的诊疗水平,同时在交叉学科疾病的综合诊治方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泛血管病的概念为多学科诊疗提供了更好的方案,同时也对疾病的综合诊治提出了挑战,也为临床医师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视角。

(摘自《中华医学信息导报》2019年第34卷第6期)

 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